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中国重拳出击铅污染

发布时间:2019-08-15 16:47:06

中国重拳出击铅污染

文坪镇横江村是湖北省武冈市东南约十多公里的一个小村落,村民王康怀中抱着不到两岁的儿子,非常焦急。

“血铅指标150微克/升!”在儿子的体检报告上写着这样的字句。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建议的国际标准,血铅指标安全线为100微克/升。与王康的遭遇类似,在村中许多家长带孩子前往武冈市,以及邻近的邵阳市,甚至广西桂林等医院进行检查后发现,不少孩子都有血铅超标的问题,平均值在250微克/升以上。

此事立即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8月18日,当地政府组织1958名儿童进行身体检查,有1354人血铅疑似超标。

是什么原因让村中这么多的儿童出现血铅超标呢?村民把怀疑的目光投向坐落在村庄东侧的碳锰加工厂,因为这家工厂自2008年3月投产后,村里有不少人经常闻到从厂区散发出的臭味,这些气味让不少村民感觉胸口发闷。

儿童血铅超标的事情不仅仅发生在武冈,发现,同样在8月,陕西凤翔615名儿童被确认血铅超标,昆明市东川区200多名儿童血铅超标。早些的1月,江苏省邳州铅污染致使41名儿童重度铅中毒。近几年来,甘肃徽县、福建建阳、河北承德均出现过儿童血铅超标事件。

“儿童血铅超标在中国一些地方已经是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科主任医师郝凤桐,刚刚从陕西凤翔指导当地医疗部门对血铅超标儿童进行治疗回来。他告诉《北京科技报》,近年来,铅对儿童健康的危害越来越被人们关注。铅是重金属物质,环境监测表明,环境中的铅是造成儿童铅中毒的根本原因。

就在各地相继爆出儿童血铅超标的同时,国家环保部也召开了关于加大重金属污染治理力度的紧急会议。会议原则通过了《重金属污染综合整治实施方案》。该方案涉及10个方面共32条,有关部门将在全国开展重金属污染企业的排查和执法大检查活动,将组织编制重金属污染防治规划,将铅、汞、镉、砷、铬等重金属作为防控重点,统筹规划重金属污染治理工作。

铅是人类利用得最早的金属,对人体很多生理系统都具有毒性。它在人体内没有任何生理功能,所以,血铅的理想水平应该为零。然而,由于受环境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多数人体内或多或少都有铅的存在。

在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张金良研究员告诉:“我国许多地方儿童血铅超标问题非常严重,接近每四个儿童中,就有一个儿童血铅超标。”

4月,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张金良研究员在荷兰的《整体环境科学》学术期刊上发表的相关论文指出,2001年到2007年的检测数据表明,中国儿童的血铅含量平均达到80.7微克/升,其中接受检查的儿童中的23.9%血铅水平超过100微克/升。

研究人员发现,在24个省市中,居住于工业城市区域的儿童,血铅水平明显高于郊区农村,郊区数据又高于农村地区。

“含铅汽油的使用可以说是儿童血铅超标的罪魁祸首。”张金良之所以这样分析,是因为他发现,中国儿童血铅水平在含铅汽油被禁止销售后,呈逐渐下降的趋势。“即使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中,儿童血铅超标率也超过一成。”张金良研究员在文章中指出,目前,中国儿童血铅水平依然高于其他发达国家,阻止和控制儿童铅中毒问题对中国来说仍然是一个长期的任务。

郝凤桐认为,现在人们对儿童血铅超标有认识误区,他把目前我国儿童血铅超标的原因从病因学上归结为“1+1”,前面一个“1”是指我国普遍地区存在铅污染问题的大环境。而后一个“1”是指局部的特定污染源。

环境中的铅可以说是无处不在。它来自于工业废气、含铅汽油、汽车尾气、燃煤、钢铁冶金、废水、含铅容器、玩具、家庭装饰材料、香烟烟雾、化妆品等等。“除了具有其他重金属污染的突发性外,铅污染具有普遍性的特点。”长期从事土壤污染研究工作的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环境修复中心研究员陈同斌说,铅可以与颗粒物一起被风从城市输送到郊区,从一个省输送到另一个省,甚至到国外,影响其他地区,成为世界公害。

南京农业大学农业资源与生态环境研究所研究员潘根兴曾对南京市各城区的土壤重金属污染进行过调查。结果显示,“超过70%的采样区域存在重金属污染,测出的最高铅含量超过国家标准3倍以上。”

“土壤是铅污染最严重的一方面。”潘根兴说,但是目前,土壤污染问题还没有像大气污染、水污染、固体废弃物污染和全球变化等环境问题那样受到广泛的关注,没有真正引起公众和决策者的高度重视,相关的科研投入、政策、法规和管理工作都明显滞后。

潘根兴曾经参与世界卫生组织制定土壤环境质量标准的工作,“与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标准相比,我国现在执行的土壤环境质量标准还是太宽松了。”他举例说,以土壤含铅量标准来说,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是最高不超过90微克/公斤,而我国的标准为最高不超过300微克/公斤。

中科院城市环境研究所副所长、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中澳联合土壤环境研究室主任朱永官研究员告诉《北京科技报》,长期生活在被铅污染的空气中,会导致人体铅超标。如果儿童直接生活在受工厂污染影响的地方,有毒气体可以通过大气,或大气沉降之后进入土壤从而受到影响。同时土壤中的铅也可通过食物如蔬菜间接进入人体,或者土壤中的铅可能会影响到当地的水源地,对饮用水造成污染,通过喝水也可进入人体。目前土壤、蔬菜、大气、水体污染等哪个是影响铅中毒的主要途径,科学家还无法说清楚。

铅通过食物链、呼吸作用和接触等途径进入人体。“铅中毒是一个潜在的和积累的威胁。从危害程度来说,铅首先危害到的是胎儿,其次是幼儿,再其次才是成人和老人。”郝凤桐说,儿童铅中毒主要是儿童通过不同的途径摄入了铅,导致血铅超标。

“城市儿童血铅超标的原因和农村儿童略有不同,城市儿童的血液中的铅超标主要是由含铅汽油的使用,煤炭燃烧等污染造成的。空气中的铅尘悬浮在距地面1米以下,其浓度比1米以上高16倍,而这一高度正是儿童的呼吸区,因此,铅尘通过呼吸过程进入体内。并且,儿童呼吸道中铅的吸收率是成人的1.6~2.7倍,消化道吸收率更是成人的8~9倍。但是,儿童对铅的排泄率很低,仅为66%,而成人排泄率为90%。由此可见,有1/3的铅会滞留在儿童体内。”郝凤桐说。而农村中毒儿童血铅超标主要是由土壤中的铅经儿童直接接触,通过手口进入体内造成的。

“铅是一种多系统、多亲和性毒物,主要损害神经系统、造血系统、血管和消化系统。对儿童心理、智力和行为发育损伤具有不可逆性。并且,铅的毒性作用可能在血铅水平很低时就已经存在了。”郝凤桐说。

国内外专家通过大量研究证实,婴幼儿在大脑发育的关键时期如接触过量的铅,可引起不可逆的脑功能损伤,儿童血铅水平在100微克/升左右时,已能对儿童的智能发育、体格生长、学习记忆能力和感觉功能产生不利影响,导致智商下降。我国曾对9个省19个城市的6502个3~5岁的幼儿静脉血进行血铅测定,调查结果还表明,我国儿童血铅水平较发达国家儿童高,血铅增高对儿童发育、神经行为、语言能力的发展等29个方面存在负面影响。

除了普遍存在的铅污染外,造成我国陕西、湖南和云南等地发生儿童血铅超标的原因,郝凤桐认为,另外一个“1”起了重要作用。这个“1”就是在一个特定的区域,出现一个或者多个特定的污染源,造成当地儿童出现血铅超标的问题。

在武冈血铅超标事件中,文坪镇中碳锰加工厂被相关专家认定为污染源。在正常情况下

,这个加工厂一天能加工出四炉,共16吨铁水,并排放出大量含有铅的废物。但是,当地环保局却没有具有铅污染检测能力和相关技术的人员。

从8月15日起,武冈市开始对全市所有冶炼企业全部停产整顿。其间,环保部门对当地统一进行了环境检查监测。目前,已经在所有冶炼厂周边抽取了土壤、空气和水源的样品共99份,交给湖南省环保厅检测。

“除了工业生产直接污染外,铅的再次污染也是一大来源。”郝凤桐说,目前汽车的蓄电池还不能做到无铅,在我国,不少乡镇依然存在用土办法收废旧蓄电池的企业。对于这些违规生产的企业,应通过贯彻《职业病防治法》和《环境保护法》,严加整顿和治理。

针对血铅超标的儿童的治疗,郝凤桐认为,医学上已经非常成熟,“卫生部早在2006年就出台了针对儿童血铅超标的治疗规范,如果发现及时,医生完全可以根据治疗规范对患者进行排毒治疗,经过一到两个疗程就可以完全治愈。”郝凤桐说,但是,在展开对血铅超标儿童治疗之前,当地政府首先需要切断特定污染源。因为有些药物,只能在彻底切断污染源,保证土壤、空气以及水源不处于铅超标的情况下才能使用,否则容易造成极大的反弹。

此外,由于儿童铅中毒的发生和发展,常无典型临床症状,家长不易察觉,极易低估铅对儿童健康危害的普遍性和严重性。因此有必要对生活在铅污染地区的儿童进行血铅筛查工作,四岁之前是一个最佳的时机,以便早期发现血铅高于100微克/升的儿童,及时进行个体干预,降低铅对儿童的有害作用。

在预防血铅超标方面,郝凤桐认为,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让儿童养成吃东西前洗手的习惯,不要在路边久留,杜绝吃铅笔头,少吃膨化食品、铅罐爆米花、松花蛋、易拉罐饮料等。“在城市里,家长不要在早晨用刚接的自来水给小孩热奶和做早餐,因为,在城市供水管线中,为了防止生锈,都会在管道的内壁上喷涂锌等防腐金属,但在化学上锌铅可以说是一家,在管道中停留一夜的自来水,铅的含量超标,对儿童会造成很大威胁。”郝凤桐提醒市民。

一些劣质餐具也是导致铅中毒的原因。“不要购买路边便宜的餐具,因为这些餐具在加工过程中商贩为了降低成本,没有采取上釉工序,一些彩色图案中的铅就会在使用的过程中进入人体。”郝凤桐说。

对于如何解决铅污染问题,郝凤桐说,现在国家正在开展专项治理工作,有关部门已经加大了宣传力度,这对人们认识到铅污染的危害非常重要。

在治理方面,各地政府首先要切断特定的污染源,不让造成铅污染的工厂继续生产。之后,再逐步采取各种措施,减少对环境中铅的排放,并鼓励发展环保产业,推广和应用先进的无污染铅工艺技术。近年来,北京市出台多项防治大气污染的紧急措施,重点控制煤烟、汽车和扬尘污染,大力推广燃气汽车,并加紧建设燃气站。这些举措,都从一定程度上减少了铅的排放量。

我国自1998年逐步推选使用无铅汽油,根据国外的经验,推广使用无铅汽油可以降低儿童血铅水平。“儿童血铅的降低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因此应强调持久地贯彻使用无铅汽油的方针。”郝凤桐说。

“对于污染得不是太严重的土壤,专家还是有好的办法进行治理的。”中国土壤学会土壤环境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华南农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主任吴启堂教授告诉《北京科技报》,对于土壤中铅的含量在300毫克/公斤,污染还不算严重的中轻度污染土壤,可以采取“钝化”的技术,就是用碱性的修复剂让铅固定在土壤中,不被植物吸收。

但是,土壤污染严重后,这种“钝化”的技术就达不到要求了。对于铅的含量超过500毫克/公斤的污染严重的土壤,吴启堂教授说,包括国外在内,一种办法是只能像处理城市垃圾一样把这块土地整体移走,放到垃圾场。另外一种办法是用化学试剂进行“淋洗”,但是成本太高,一亩土地需要上万美元。

吴启堂说,“现在需要做的是,尽快调查出环境中重金属污染的现状,才能‘对症下药’。”

小孩吃什么健脾胃宝宝不消化胀气怎么办宝宝脾虚吃什么

癫痫的并发症有什么
巨乳缩小应用于临床治疗的基本原则
肌无力能治好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