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山东村民实名举报村书记

发布时间:2019-07-24 10:49:31

自2014年10月起,山东省淄博市高新区卫固镇傅山村的多位村民先后向不同部门投递了20多封举报信,实名举报傅山村党委书记、傅山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傅山集团 )原董事长兼总经理彭荣均涉嫌侵吞百亿集体资产及违规占地修建别墅。

至今,这些举报均未得到正面答复,举报信有的 正在被研究 ,有的被转交其他部门,其中一封信甚至落到了被举报人彭荣均的手中。

与此同时,多位实名举报人的麻烦接踵而至。

有的举报人丢了工作,有的被派出所扣留

位于高新区东北部的傅山村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拥有规模很大的村办企业,曾被媒体誉为 农村工业化的一个神话 城镇化的淄博样板 。在今年2月召开的村民职工代表大会上,傅山村党委书记彭荣均报告称,2014年傅山村完成总产值200余亿元,利税总额超过5亿元。

从2014年10月起,有关于傅山村村办企业集体股权被转归个人所有的消息在村里流传开来。有村民开始向不同部门举报傅山村集体资产流失、违规建设别墅等问题。其间,有媒体还报道了村内民主生活堪忧及别墅区问题。《中国青年报》也曾于2014年11月17日刊发报道,详细梳理了该村村办企业的股权变迁,披露该村百亿元资产被划至个人名下一事。(详见本报2014年11月17日8版,《明星村的百亿元资产去哪了》及《彭荣均的两张面孔》)

傅勋家曾经参与了实名举报,并实名接受了包括《中国青年报》等媒体的采访,然而2014年11月20日,他在卫固镇派出所食堂打工的妻子刘秀芳被通知,不用再去上班了。此前刘秀芳已经该食堂工作了 年。她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接到通知后,她还想去干两天,待到月底,但对方告诉她, 上面 打了好几次电话,让她不要再来了。

卫固镇派出所所长常谨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刘秀芳是临时工,派出所有权开除她,随后称不能核实记者身份,挂断了电话。

同样参与举报的彭益超是村属企业淄博同和化纤有限公司的正式员工,并在2014年村委换届前曾拉票竞选村委委员。2014年11月24日,也就是村委会换届选举后的第二天,他被通知不用再去上班了,并随后获得了一笔补偿。中国青年报记者多次致电淄博同和化纤有限公司总经理傅国明,希望了解相关情况,但对方没有接电话。

傅勋家、彭益超等人都表示,彭荣均知道他们的举报,因为曾有一封举报信被转到了彭荣均自己手里。

这是指2014年10月2 日多位村民联合签字写给淄博市国土资源局的实名举报信。举报信寄出后没几天,有 位签字的村民便被彭荣均找去了解情况。据被叫去的村民回忆,在办公室,彭荣均拿出了那份举报信的复印件,并询问 人是否参与了举报。 人中有两人否认自己参与举报。据了解,两人的家属当时仍然在傅山工作、生活。

从2014年10月开始,举报人先后向不同部门提交了20余次实名举报材料。最近一次是2015年7月7日,当时傅勋家前往淄博市公安局实名举报彭荣均涉嫌职务侵占。当天公安局纪委的一位书记和高新区分局两位警官接待了他。

两天之后,7月9日,傅勋家接到高新区纪委的电话,要求其到卫固镇派出所介绍情况。傅勋家称,最开始市公安局纪委的一位同志在场,他简单介绍了自己举报的内容,但这位同志离开后,警方关注的焦点就变为 举报材料是从哪儿得来 ,并且将他扣留了24小时。

7月15日,因为在微信上转发了一条关于彭荣均的举报,傅勋家被卫固镇派出所找去了解情况, 还是问我为什么转发这些内容,然后又把我扣留了24小时 。

有的举报人遭刑事调查

村民傅国峰是傅山村的老创业者之一。早在1985年,他就参与创办了傅山村香槟酒厂,并一直在酒厂工作到1997年离开傅山村。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2014年开始,陆续有村民找到他,希望自己和他们一起举报彭荣均。因为看不惯彭荣均的一些做派,傅国峰成为了举报者之一。傅国峰也在落到彭荣均手上的那封举报信上签了名。

2014年11月底,淄博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经侦支队找到傅国峰,要了解200 年~2008年,淄博合泰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淄博合泰商贸公司)给淄博齐林傅山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齐林傅山钢铁公司)供应钢材的情况。

淄博合泰商贸公司是傅国峰于200 年年初成立的一家钢材销售公司,齐林傅山钢铁有限公司则是傅山集团与山东鲁能集团下属的齐林公司在200 年9月合资成立的一家股份制公司。傅国峰的弟弟傅国永从筹建之初到2008年,一直任齐林傅山钢铁公司的总经理,傅国峰的公司则在齐林傅山钢铁有限公司筹建时供应所有的建设钢材。

傅国峰表示,他选择给齐林傅山钢铁公司供货当然有自己弟弟的因素,但整个供货是与多家公司一同参与的招投标,不存在私下的利益交换。

据傅国峰介绍,齐林傅山钢铁公司在筹建之初只拿到项目的批文,村里没有出多少建设资金,因此前期的施工款和货款普遍存在拖欠情况。他说,从200 年到2008年,他一共供应了大约价值4700万元的钢材,而最多的时候,钢厂欠着他800多万元的货款,直到2008年年底,还欠着70多万元,到2009年春节前才全部结算完。

傅国峰称,从2014年11月到2015年4月,警方调走了这笔生意所有相关账目,反复问的也就是 赚的钱去了哪儿 之类的问题, 我不担心,我又没问题 。

然而2015年4月7日,傅国峰用身份证在济南某酒店登记入住后不久,就被警方找到并被拘留。

后来济南警方告诉我,我4月 日就已被网上通缉了。 傅国峰告诉记者,4月 日,他还跟办案人员通过两次电话,对方让他4月7日再去公安局介绍情况, 因为事情都反复问过很多遍了,账也早调走了,我也没当回事,想着4月7日忙完,8日再去公安局,没想到 日就通缉我了。

傅国峰称,4月 日,警方还通知了他弟弟傅国永一起到公安局介绍情况,此前警方一直没有联系过傅国永。傅国峰被拘留后,就和弟弟失去了联系,目前傅国永下落不明。

2015年5月14日,在傅国峰被刑拘 7天后,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检察院没有批准警方对他的逮捕申请,傅国峰被转为取保候审。傅国峰称,在被刑拘后,警方问的仍然是之前那些问题。他觉得这是对自己举报的打击报复, 我问他们,你们为什么不能拿出查我的劲头查彭荣均?

淄博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经侦大队队长李革新告诉记者,傅国峰兄弟涉嫌职务侵占案件系傅山集团主动报案后,经侦大队按照规定办理的案件,不存在 打击报复举报人 的情形。

李革新表示,检察院不批捕有检察院的考虑,目前案件还在办理。他表示,公安机关都是按照程序办事,如果认为某些程序存在瑕疵,当事人可以请律师提出申诉;目前该案件仍在办理。

涉嫌用别墅行贿官员

被转到彭荣均手里的那封举报信,主要内容涉及傅山村内的高档别墅区 水苑小区 。该小区与傅山集团办公楼一街之隔,小区内亭台楼榭,建有人工河与凉亭,并配建了一个带诊所、游泳馆与健身房的 全民健身中心 。彭荣均住在小区中心最高的那栋三层别墅里。

举报信称,该小区缺少征地手续,且傅山村集体土地上的别墅,有一部分住户却是非本村户口的当地官员。村民提供了一份该小区业主名单,其中有多位人名与当地官员相同。

中国青年报记者获得的一份淄博市人民检察院对淄博高新区原常务副主任韩志强的起诉书及庭审证言显示,2006年,彭荣均曾找到韩志强,以44.9621万余元的价格将一套445.6平方米的别墅卖给了韩志强。彭荣均的证词称,别墅当时的价格应该是64.9621万元,20万元差价由村里垫付,但韩志强之后并未支付这20万元。

彭荣均证词还显示,201 年,韩志强又通过妻子找到彭荣均,说别墅用不到,让他帮忙卖掉。于是,彭荣均又从村里拿出了1 0万元给韩志强,买回了这栋别墅。

此外,检察机关起诉书还显示,彭荣均还涉嫌给韩志强行贿22万元。韩志强曾分管开发区的城建规划土地工作,2008年之后,分管相关的组织人事工作。韩志强的供述称: 傅山村的两委换届、党委建设工作,我都帮了不少忙,给他们解决了很多困难。 目前,韩志强案尚未宣判。

除了别墅外,傅山村村办企业的股权问题也一直没有理清。据本报此前报道,傅山村下属40余家企业的股权结构,原本是傅山村村委会控股傅山集团,傅山集团再控股各个企业的模式。然而201 年,傅山村村委会退出了傅山集团,傅山集团的股东变为4个自然人股东,其中彭荣均持股40%,其子及其侄分别持股20%。其余多家原本由集体持股的公司的股东名单中,也出现了个人股东,且多为彭荣均亲属持股。大多数村民对这些变更均不知情,也没有公开资料可查。在2014年山东本地媒体的富豪榜上,彭荣均本人以约126亿元的资产位列第20名。

彭荣均当时回应称,股权变为个人所有是为了从银行贷款,他还对记者表示,傅山集团的股权仍然在村委会手中。时隔超过半年,记者查询工商信息系统,傅山集团的股权仍属于彭荣均等4人,只是董事长兼总经理从彭荣均变成了其子彭希辉。

中国青年报记者联系了彭荣均,希望了解包括傅国峰兄弟涉嫌职务侵占案,以及傅山村村办企业股权变更的相关情况。彭荣均没有正面回应,但他表示,欢迎记者实地调研。

目前,村民对彭荣均的举报仍在继续。李革新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们在查办傅国峰案后也曾收到对彭荣均举报,此外淄博市公安局也转交给高新区分局一些举报材料,因为涉及情况比较多,还在调查,等有了结果,一定会给实名举报人,以及市局一个答复。

宝宝母乳性黄疸症状
母乳性的黄疸的症状
母乳性的黄疸什么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