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盛华双杰 第三百四十九章 成立学社

发布时间:2019-10-16 09:32:36

盛华双杰 第三百四十九章 成立学社

学校中,润东哥的夜校在停办了之后,他有了大量的空闲时间,他这个人又不交女朋友,有旺盛的剩余精力。

这时他又想了另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创建‘魔法学社’的事情。

是的,就是在过节前他和肖升、蔡贺森几人张罗的,想要招集一些对魔法感兴趣的人组成的社团,这既可以让他们找到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又可以让他们在魔法方面有更深入的学习和研究,于是润东哥立刻就给肖升和蔡贺森去信,把这件事提到了首要日程。

这件事儿我也支持,我在斗气方面的修炼已经日趋成熟,而我来上学最主要的就是学习魔法,如果魔法学社真的能帮助成员提高魔法水平,我当然也希望自己能参入其中。

不过这件事有润东哥和肖升他们张罗就可以,我只准备以一个普通会员身份加入就可。

我要在府中修炼、学校中学习和拳馆中实战这三处奔波,我也是很忙的,没时间理会其它事情,而润东哥和肖升他们愿意张罗这些事情。

我们学校这里的生活看似平静而安宁,但实际外面的世界依然是战火纷飞,而且打得是非常激烈,西方帝国的大汇战已经打了两年了,还在战斗,盛华国内总统总理换来换去,打得也是不可开交,我们的周围也是如此。

长盛沙附近几个大的军阀依然在鏖战着,听説北方那个叫张井绕的军阀正向长盛沙这里打来,他的兵力很强,而且此人非常凶残,据报纸上説,他在战领长盛沙北方的一个县城后,就进行了一次屠城的行动,他的军队在一个xiǎoxiǎo的县城中就杀害了几百人,县城内近半数的百姓被他的军队杀害。

这是香南省在这次争夺省督职位过程中第一次出现针对百姓的屠杀事件,这让张井绕这个军阀真正的进入了香南人的视野,当然是因为痛恨和畏惧。

随着战火的进一步升级,这些军阀们也渐渐的变得丧心病狂起来,尤其这个张井绕不是香南人,他对本地人没有感情,所以做事情更是肆无忌惮。

而且,这个张井绕的军队还在向长盛沙步步逼近,他的兵力现在最是强大。

长盛沙城内的这个新新省督这段时间虽然占领了长盛沙几个月,可却一直没消停,他的军队几乎是三天两头的就出城一次,当然每一次出城后,他都会带着一大群伤兵回来,现在大家可以感受到,战事是异常的紧迫。

这一天,城中的百姓有消息灵通的人传言,那个屠夫张井绕的军队已经打到了长盛沙城外,大家都很是紧张。

而在这个时候,新新省督也不会等闲视之,果然率军出城了,而且是倾巢出动,这更是印证了人们的传言,看来新新省督要和张井绕针对省督之位要决一死战了。

虽然省督之位的争夺和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没有什么关系,但因为张井绕之前有屠城的做法,还是让人们更希望那个张井绕被打败,能让我们再继续享受一段相对平静的时光,现在百姓希望的是只要不是张井绕占领长盛沙,其它的谁当省督都没问题。

可事与愿违。

经过十几天的战斗后,这一天传来了噩耗

,张井绕胜了,他的军队打败了新新省督的军队,已经开进了我们的长盛沙市内。

我们和城中老百姓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这个张屠夫来了会不会再次上演屠城的一幕呢?

虽然百姓知道张井绕凶残暴虐,但面对他的大军入境,百姓所能做的也只能是默默的等待,就算是逃走也无济于事,因为长盛沙周围到处都在打仗,不説那些军队,就算周围散兵土匪也是多的数不胜数,逃到荒郊野外的危险更大,还不如在这里看看张井绕的动静。

这是乱世中百姓们很无奈的选择。

估计是张井绕刚攻克了长盛沙,心情正愉快着,而且城中百姓也没给他造成什么麻烦,所以他进城后立刻贴了张安民告示,看样子他是想以一个亲民的省督形象出现在民众面前。

只要他不杀人就好,管他是什么形象,管他谁做省督,老百姓对此已经看淡了,甚至老百姓都可以猜到,尽管这个张井绕摆出一幅准备长期在这里扎营的打算,但説不定他也做不了几天省督,过了几天后就又换人了,老百姓哪里还管他那么多?

对于我们这些学生来説更是如此,如果不是这个张井绕之前有屠城这么残忍的举动,我们甚至都懒得记住那些省督的名字,一年换好几个,谁能记得住?

“肖升和蔡贺森来信了,我们确定后天上午就准备举行我们‘魔法学社’的第一次会议。”

润东哥今天进到寝室后见到我们,立刻兴奋的对我们説道,成立魔法学社的事情一直是他和肖升及蔡贺森三人在张罗着,他们之间一直在用信件联系,他们确定好事情后再由润东哥把他们商定好的事情通知我们。

虽然外面在打仗,但我们这些学生对此已经麻木,天天打,这就好象邻居家有狗叫一样,天天叫,就习惯了,哪天不叫才会觉得奇怪,所以又换了省督我们根本不当回事儿,还在进行着我们的学习生活,而且还很朝气蓬勃。

“为什么选在后天?后天是个休息日,我还想睡个懒觉呢!”

肖丰一脸痛苦表情问道,哦…,肖丰属于学生中的特例。

润东哥白了懒散的肖丰一眼,笑笑説:

“你哥哥已经参加工作,他们当然是只有休息日才有时间,所以我们把时间定在那一天,况且各种学社的活动日一般都定在休息日的。”

“噢!”

肖丰撇撇嘴不再説话了。

説到这里,润东哥又看向我説道:“肖升来信説,那一天正好有一个‘功法学社’也会举行活动。上次你不是説对功法社的活动也很感兴趣吗?他説,我们这里的活动结束后,他就可以带你去那个功法学社看一看。”

“好哇!”

我十分欣喜,这是个好消息,我去功法社的目的其实只是去见见世面,同时看看是不是有些好的功法可以给我一些启发,毕竟想成为绝dǐng强者,经验很重要,阅历也很重要,有了丰富的阅历就可以让自己在面对各种新奇功法和新战术时,不至于被打个措手不及。

现在我对参加那个功法学社活动的热情,反倒比参加我们魔法学社的活动更加期待。

那是去见大市面,那是个大舞台,比我们这几个学生搞的学社档次肯定高很多。

于是我们的事情就这样商定。

我们魔法学社的活动结束后,我就可以和肖升一起去参加那个高档次功法学社的活动。

两天后我们一大早就奔往蔡贺森家,第一次会议的地diǎn是上次商定好的,在蔡贺森家举行。

我们这一行人共有八个人,分乘两辆车,我们这个车上就是润东哥,肖丰,我和何衡四人,另外李钢四个人坐在另一辆车上,这些人都是润东哥在我们学校内找的认为可以谈得来的,思想态度端正的,魔法水平也是不弱的,并且有着救国救民思想的同学,反正润东哥选人的标准是不低的,否则他可以找到更多的人。

路程并不是很远,只有两盏茶的时间我们就到了蔡贺森家这里。

蔡贺森的父亲已经不在了,他的家中现在还有母亲和一个妹妹与他一起生活,虽然他父亲以前做过个xiǎo官,有些积蓄,但他家中现在蔡贺森和妹妹都在上学,这个家庭没有收入,只有支出,所以家中虽然不算清苦但也并不十分宽裕,他们家只是在平民区的附近租的一个两间房的xiǎo院落。

下了车,我们看到蔡贺森和他的妹妹蔡畅早已经如同迎接贵宾样的,等在了门前。

池州治性病好的医院

廊坊牛皮癣

威海治疗妇科方法

池州整形美容

廊坊牛皮癣医院

椎动脉硬化的症状

治疗动脉硬化的药

动脉硬化mra是什么意思

脑动脉硬化是什么意思

肚子隐痛拉水便
经常拉稀的原因
拉肚子拉稀吃什么
拉水便能吃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