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巫托邦 0075.磨合的过程(下)

发布时间:2019-12-08 11:35:07

巫托邦 0075.磨合的过程(下)

雪鹿张开巨翼,在空中停滞片刻,似乎在观察着城墙众人的站位,紧接着他双翼微微向后扬起,翼下的身躯呈明显的蜷缩状,然后是巨翼猛地向前拍击,周围气流在巨翼的煽动下呼啸着向众人袭来,强烈的气流拍打在人的身体上,险些让他们站立不稳。

就在他们忙于维持身形的时候,雪鹿已经长嘶一声,振动巨翼从俯冲而下,只在夜空中留下一道道虚影,以极快地速度接近人群的位置。

“举盾,挡在前面!”霍奇厉喝一声,这种情况下如果以血肉之躯直接抵挡雪鹿的俯冲,毫无以为会被巨力加上那对壮硕的鹿角给冲撞得四分五裂,需有两名盾兵持着包钢尖盾合力将这次冲击抵消。

但没人回应他的呼喊,眼看着雪鹿俯冲的身影已经快要接近,他回过头看到两名本应该高举盾牌的水手痴愣愣地蹲坐在地上,盾牌被胡乱地搁置到一旁,看样子是异变雪鹿的模样直接将他们给吓傻了。

“该死的!”霍奇忍不住怒骂一声,赶忙侧身蹬地滑到两人面前,刚将其中一面举起,雪里就已经挥舞着巨翼将犄角抵在盾牌上。

轰!

盾牌处传来的巨力直接让他握盾的手心渗出鲜血,被这股强大力量逼迫得在城墙上连连后退,眼看着就要被它给撞到城墙下去。

仅凭一面尖盾要抵消如此强大的冲击力实在太勉强了,何况霍奇现在在力量方面相当薄弱,正明倚靠蛮力的对决可不是他擅长的领域。

正当他汗珠布满脸颊,死死抵住脚步,都快将厚重的积雪磨平露出原本的地面时,盾牌上递传的压力骤降,旁侧闪出一道身影。

轰!

铁匠马杰里提着另一面钢盾,抵在了雪鹿左侧的犄角

,他壮硕的手臂上爆起道道青筋,长年累月敲击钢锭磨砺出的力量在此时倾斜而出,将雪鹿递送来的冲击力接过大半,减轻了霍奇受到的压迫感。

“我不怎么喜欢你,小个子。”马杰里涨红了脸,几乎是用吼地对身边的霍奇说道,“但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得先把这怪物干掉,否则大家都得死。”

“你说的对。”霍奇艰难地开口,虽然被分担过去大部分的力量,但之前的对抗已经让他有些脱力。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马杰里征询他的意见,“就这样耗着,我们都会被这怪鹿推下去!”

霍奇使劲咬着牙,牙缝中憋出带着怒意的声音:“奥利弗,你他妈在搞什么鬼!”

从雪鹿俯冲下来开始,奥利弗始终没有射出一箭。

“别急,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

他现在根本分辨不出奥利弗在哪发出的声音,雪鹿的巨翼几乎将他和马杰里的视野完全遮盖住。

“而现在,机会已经来了。”奥利弗接着说道。

咻!咻!咻!

箭矢离弦的声音同时响起。

三道破风声并驾齐驱,雪鹿嘶叫着,顾不得再与面前的两人对抗,直接振颤着巨翼向危险袭来的方向挥打。

砰,砰,两声沉闷的声音出现,这意味着两支箭矢被黑色巨翼给拦下来。

但还有另外一道声音。

噗!

雪鹿仰头愤怒地嘶叫着,它没能将所有箭矢拦下,其中一支以极其刁钻的角度突破了它双翼构造的防御,顺着翼骨的轮廓穿入,狠狠地扎在它左翼根部位置。

霍奇与马杰里对视一眼,岂能错过如此机会,他举着小刀刺向雪鹿的腹部,而铁匠则是拎起一对铜锤跳跃而起,直取雪鹿的头,要将它的头颅像砸西瓜一样敲得粉身碎骨。

凛风如刀,猛地拍打在两人的脸上,让他们睁不开眼睛,已经做出的攻击迟迟没能有击中的触感,直到两人的身体都扑倒在厚雪上,这才明白自己的这一击都落空了。

睁开眼,雪鹿已经重新悬停在夜空中,只不过左翼留淌着血,在受伤的情况下已经跟不上右翼的节奏,这使得它的身形有些摇摆晃动,没了之前那种稳定感。

“它的翅膀本身比石头还要坚硬,能够毫不受损地拦下钢箭。”奥利弗出现在两人身后,沉声道,“但除了翅膀外,与身体连接的根部以及身躯本体都应该没有硬化,我们得攻击这些位置才有取胜的可能。”

正当他说着,城墙边上的几人却是回头大喊:“狼快要上来了!”

腹背受敌,这种感觉相当不好。

“你和他们去城墙边击杀那头变异狼,这边交给我和奥利弗。”霍奇冷声道。

“你们两人应付得过来么?”

“就算不能也只有上了。”他扭头看着仍然瘫坐在地上的两名盾卫,“把这两人也踹到城墙那边,我们得确保人手足够。”

“行。”马杰里也不罗嗦,走到两人身边,一人一脚将他们提翻在地,又单手将两人拎起来,板着穷凶极恶的脸冲两人怒色道:“听着,我不管你们俩有什么理由,赶紧给我站起来,拿起盾牌护卫好我们,否则的话我现在就把你们扔下去喂给那头怪狼!”

……

“你得把它给射下来。”

霍奇说道:“现在它悬停在半空,根本没法攻击到它。”

“很难。”

奥利弗弯腰拉开强弓,同样三枚钢箭离弦而出,呈旋转的阵势冲向雪鹿,在即将命中时忽地分散开,扭曲成不同的方向攻入。

但这种攻势仍然没有奏效,雪鹿只是在空中一裹巨翼,箭矢便被双翼给夹住,在力量的作用下直接断裂成碎屑,钢制箭头也被拧成废料。

“看,这畜生的警惕更高了。”奥利弗表情凝重,“刚才是它慌忙回护身后我的第三支箭才能命中,现在正面射击,它能看清箭矢的方向,即便是我把箭壶里的钢箭射空了也未必能够伤到它。”

“你再试一次。”霍奇仔细地观察着双方的距离,雪鹿并没有离地太远,以现在双方的位置来看……应该可以。

奥利弗的弓箭再度离弦,与此同时霍奇隐藏在腰侧袖子里的左手微微弯曲,指向雪鹿的位置。

现在的情况下他没法施展开构建出一个能够笼罩雪鹿的微波场。

但只是凝出一道密集的波束让雪鹿短时间露出破绽,还是有可能办到的。

雪鹿本已挥开翅膀准备拍散袭来的钢箭,却骤然感到身体由肺腑至皮肤产生剧烈的炽热感,虽然消失得很快,但仍然让它的身体在短时间内失去了控制。

而钢箭借着它失神的片刻,直接命中它本体的腹部和腋下。

痛苦的嘶叫响彻夜空,雪鹿不受控制地坠落下来。

昆明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贵州癫痫治疗方法

绍兴第二医院

内蒙古北方医院预约挂号

天津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小孩发烧怎么退烧最快
小孩发烧
宝宝嗓子发炎反复发烧怎么办
7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