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一百零四章 战 后

发布时间:2020-01-17 01:28:54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一百零四章 战 后

第一百零四章战后

另一个人群围着的是亚当斯团长,和他对阵的是帕特和吉姆。帕特身上无伤,这是因为帕特也是个盾卫者,一手持剑一手护盾,自保有余攻击不足。不过这会帕特气喘吁吁更多的是为吉姆提供防护,那亚当斯团长咬着牙手中的长剑一个劲的朝着吉姆招呼,显然是恨极了吉姆。

“你们退下,让我来。”洛里斯特边说边进入了三人激斗的圈子,手中长剑架住了亚当斯团长刺向吉姆的一剑。

帕特和吉姆松了口气,急忙退下,虽说是两打一,可白银三星的亚当斯团长给白银一星的帕特和白银二星的吉姆他们的压力明显是多的多,若不是帕特一是盾卫者,二是有那个人为训练的动态视觉的能力,两人早就挡不住亚当斯团长的攻击了。

“是你?”亚当斯团长认出了血人般的洛里斯特,一怔,急忙转头,却被围拢的侍卫和守卫兵们遮住了视线。

“别看了,你那两个黄金阶的盾卫者已经死了,我杀的。”洛里斯特淡淡的说:“现在你满意了吧,你的飞羽佣兵团的人已经死得差不多了,没几个活的了。而我的家族士兵们也死了不少。这些人都是因为你执意不肯投降才白白失去了宝贵的生命,现在轮到你了,你很开心吧?”

“你胡说,你怎么可能杀的死他们?你一定是骗人的对不对……”亚当斯团长根本没仔细听洛里斯特说的话,当洛里斯特说那两个黄金阶的盾卫者已被他杀死后,亚当斯团长先是震惊得愣在那里,过了好一会才跳了起来,大声的反驳。

“骗你有用吗?你该看看四周,就明白了。你们散开,让这狗娘养的看清楚点。”洛里斯特恨恨的下令。

侍卫和守卫兵们往后退了十余步,稀稀离离的围了个大圈,亚当斯团长举目四望,遍地血流,到处都是飞羽佣兵倒在地上的尸首,穿着铁甲的士兵们在翻找着地上的尸体,发现是自己的同伴就抬到一边,若是看见飞羽佣兵团的伤者就直接举剑给他个痛快,不时的,传来一声毙命前的惨叫声……

“这,这,怎么会这样……”亚当斯团长如遭重击,连退两步,脸色一下变得惨白惨白的。他刚开始还指挥着飞羽佣兵团占了上风,直到吉姆这些雇佣兵加入战团让他想起吉姆对自己的哄骗,若不是吉姆这些雇佣兵,自己也不会放松警惕,允许手下的团员们进入帐篷区休息,从而落入了陷阱。

那一刻亚当斯团长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只想着把吉姆这些雇佣兵千刀万剐,于是放弃了面前的帕特,去找吉姆算帐。还好帕特没放弃,一直纠缠着,和吉姆两人联手对上亚当斯团长,杀得天昏地暗,让亚当斯团长忘记了查看周围的情况。等清醒过来时,已对上了洛里斯特,还听到了洛里斯特带给他的噩耗。

“我的孩子……我的飞羽佣兵团……”这会亚当斯团长已是万念俱灰,他盯着洛里斯特,双眼渐渐的泛起了血色,他只想着杀了面前这个小白脸,这个可恶的诺顿男爵,哪怕是同归于尽也好……

“我和你拼了!”亚当斯团长持剑冲了上来。

洛里斯特疾步反冲,两人交错掠过,只是亚当斯团长的头颅高高的飞起,无头的身躯喷溅着鲜血前冲了十几步才“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

终于结束了,洛里斯特感觉自己很累很累,心累,身体更累,他只能将长剑插在地上支撑着自己,不让自己倒下。

……

瑟得坎普从城墙上跑下来,来到了洛里斯特的身边:“大人,你……”

洛里斯特疲倦的说:“瑟得坎普,我没事,就是很累,扶我找个地方坐一下……”

很快一张椅子就出现在洛里斯特的眼前,坐下后洛里斯特说:“瑟得坎普,你叫人把科丹管事和鲍里斯管家找来,我有事吩咐,然后你去把战场上的伤亡统计一下,我要第一时间知道损失的情况。”

“大人,有什么事请吩咐。”科丹管事和鲍里斯管家来了,面对血腥的战场,科丹管事还无所谓,可鲍里斯管家的脸色却发白,一副很恶心强忍着不呕吐的样子。

“科丹管事,你去城外宿营地,立即将此次随同我们前来城堡工地的青壮组织起来,先成立几支守备队,一百二十人为一小队,有多少组织多少,需要的武器从库房中拨给,等组织完毕后去接管城防。”

“是,大人,我明白了,这就去办。”科丹管事行了个礼匆匆离去。

“鲍里斯管家,那边新来的奴隶劳工就交给你负责了,安排好他们的饮食和宿营,务必让他们不闹事不生事,明白了吗?”洛里斯特吩咐道。

“大人,我知道,我会让他们安静的呆在营地里的。”鲍里斯管家鞠了一个躬,转身往山谷空地另一边那些坐着刚刚看完一场大血拼的奴隶劳工们走去,只是刚走了不远,就再也忍受不了哪个血腥的气味,开始呕吐起来。

“呜……”哭声传来,洛里斯特抬头一看,却是雷迪扶着身上缠了好几圈绷带的奥维基斯蹒跚的往自己这边走来,奥维基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得象个孩子,十分的伤心。

洛里斯特黯然的低下了头,这次损失的侍卫和守备兵很大一部分都是追随奥维基斯一起投奔洛里斯特麾下的前山贼,难怪他哭得怎么伤心。

雷迪和奥维基斯好不容易到了洛里斯特的跟前,奥维基斯一下跪倒在洛里斯特的面前,抱着洛里斯特的大腿泣不成声:“大人,他们都死了,皮特,马可,安克尔,威森……呜……”

奥维基斯报的几个名字洛里斯特都认识,那是奥维基斯的老部下,老乡,和他一起当了逃兵,又一起带了家眷做了山贼……

洛里斯特伸手在奥维基斯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喃喃的说:“是我的错,我不该把一切都想得那么好,以为只要一包围那些佣兵就会投降,却忘了狗急了也能跳墙……”

“雷迪,你做得很好,身上的伤没事吧?”

“没事,都是些小伤口,过两天就痊愈了。大人,我刚才杀了个白银阶的佣兵,这是我第一次越阶战胜对手,我真高兴。”雷迪说起自己的战绩兴奋的眉飞色舞。

洛里斯特微笑着说:“我看见了,很不错。不过你不能骄傲,毕竟这次你能战胜对手有很大的原因是对手已走投无路,我们取得了整个战场的胜利,大局已定。你的对手惊慌失措,所以才会被你取胜,若是他定下心来,还有的和你纠缠,说不定还会给你身上再添几道伤口。以后你还要多多苦练,恩?”

“我会的,大人。”雷迪一脸郑重的保证道。

“来,先把这家伙给我扶到旁边去,再叫人拿个垫子给他,哭都会哭睡着……”洛里斯特看着趴在自己膝盖上打着呼噜的奥维基斯哭笑不得。

“大人,这家伙刚才和我吹嘘说砍了七个,我还说他是在吹牛,看这样子可能是真的,他身上有三道很长的伤口,刚上了药包扎好,又喝了治疗药剂,想睡是免不了的。要不是看见他的手下死了那么多哭个不停,早就应该睡着了。”雷迪叫人从原先的帐篷区拿了个睡垫过来垫在了奥维基斯的身下,让他躺在旁边继续呼呼大睡。

乔斯克走了过来,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大人,有负你的所托,跑了两三个……”

“怎么回事?”洛里斯特问,心里很纳闷,跑了两三个,这话听起来好别扭,两个就是两个,三个就是三个,这很好分的清的啊。

随着乔斯克的述说,洛里斯特才明白,原来乔斯克按计划逼迫城墙外二三十个飞羽佣兵下马弃械投降,可身后传来的嘶杀声却让乔斯克大吃一惊,紧接着城墙上瑟得坎普命令车弩发射的声音让乔斯克发觉计划出了问题。转身一看下面已是混战成一团,再看见洛里斯特和两个盾卫者战在一起难解难分,这分明是出了很大的意外变故。

乔斯克毫不迟疑拉弓射箭,将混战中两个飞羽佣兵射倒在地。可转眼间那些飞羽佣兵就和侍卫以及守卫兵们混战在一起,让乔斯克束手缚脚,无法随意射击,只能留意人群中有空间或是对那些刚杀了对手身边一空的飞羽佣兵出手。这样一来那些在城墙下已投降的飞羽佣兵就有了空子可钻,他们见城墙上的乔斯克转身射箭顾不及监视他们,就偷偷的上马往外逃窜。

这些飞羽佣兵一逃马蹄声传来就被乔斯克察觉,转身就冲着这些逃跑的飞羽佣兵射出利箭。只是这些飞羽佣兵很狡猾,他们逃跑的时候散得很开,而且还不是朝着一个方向跑,尤其是几名老到的飞羽佣兵,他们策着马没有直跑,而是不时的换个方向,让乔斯克在射击他们的时候增加了射中的难度。

乔斯克在射他们的时候一共射出了三十二支箭,可落马的飞羽佣兵才二十六名,有两名逃得最快,幸运的跑出了乔斯克的射程,逃之夭夭。还有一名中了一箭,但仍趴在马背上逃了出去,也不知是死是活。所以乔斯克才说跑了两三个。

“不是你的错,是我安排的计划不妥当,没料到这些飞羽佣兵竟然会不顾守城车弩的威胁听从他们团长的召唤绝地反抗,这是我们事先没想到的……”洛里斯特苦笑着摇头叹息。

“伤亡很重吗?”乔斯克问道。

“现在还不清楚,我已经让瑟得坎普去统计了,过辉就知道了。我只希望牺牲的战士不要太多……”洛里斯特苦涩的回答。

又过了一会,瑟得坎普和帕特两人来到了洛里斯特的面前。

“说吧……”洛里斯特看向瑟得坎普。

“大人,我们家族损失了五十六个士兵,负伤的有八十九个,其中十七人残废,三十八个重伤,还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牺牲的战士中侍卫有十四个,剩下的都是守卫兵……幸亏有铁甲,不然伤亡更大了。”瑟得坎普的声音越来越低,他也十分悲痛。

洛里斯特嘴角抽动,想说都说不出话来,除了山坡上和城墙上操纵二十来架守城车弩的八十名守卫兵,列队包围帐篷区的二百八十名侍卫和守卫兵伤亡了一半多,可以说一支小队被报销了,难怪奥维基斯哭得那么伤心。

好半天洛里斯特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那个,飞羽佣兵团的伤亡情况呢?”

“大人,进入山谷里的飞羽佣兵包括他们的团长在内一共是一百七十二名,现在投降被俘虏的有二十三个,其余的都死了,没有伤员……”瑟得坎普回答。

当然没有伤员了,不管是轻伤还是重伤,被打扫战场的侍卫和守卫兵们发现后,早被同伴惨重的伤亡激怒的双眼通红的他们,除了给这些飞羽佣兵的伤员们再刺上几剑送他们上路外就别想有什么救援了。若不是那二十名雇佣兵拦着,那二十三个俘虏说不定也会被他们砍个干净……

“你手上还有张纸记得是什么?”洛里斯特问。

瑟得坎普的手上拿了三张纸,第一张是自家的伤亡情况,第二张是飞羽佣兵团的伤亡,第三张写了很多字。洛里斯特刚才问一个问题瑟得坎普翻一张纸,现在看见还有张纸还写了不少字便问了一下。

“大人,这是帕特统计的杀敌情况。”瑟得坎普说。

洛里斯特的好奇心被引了上来:“说来听听,怎么统计的?”

瑟得坎普看着纸说:“大人,你杀的最多,一共杀了四十一个飞羽佣兵,包括那个团长和最初的那两个盾卫者。其次是乔斯克大人,他射死了十五个,也最好分辨,插着箭的尸体就是。奥维基斯大人杀了七个,雷迪杀了五个,帕特最少,就杀了两个,不过他都缠着那个团长了。另外还有守城车弩射死了十四个飞羽佣兵,那些雇佣兵二十人才杀了七个,但他们抓了二十三个俘虏……”

洛里斯特心算很快,稍微一计算就得出了结果:“这么说我们这些头头加上守城车弩和雇佣兵杀的一共是九十一名飞羽佣兵,再加上二十三个俘虏就达到了一百一十四人。总共才一百七十二个飞羽佣兵,那么我们派出的二百八十人的侍卫和守卫兵才给他们造成了五十八人的伤害,很多还是战后打扫战场时才杀的,自己却伤亡了一百三十多,几乎是三比一的战损啊,这战斗力太差了。”

洛里斯特这么一说,旁边站着的乔斯克,帕特和雷迪脸上都露出了羞愧的神色。自家的侍卫和守卫兵们平常穿着铁甲耀武扬威,看似威武,谁想这么一场战斗就露了中看不中用的底细,人数多了一倍,还有守城车弩这个大杀器的帮助,装备比这些飞羽佣兵好的多,要知道这些飞羽佣兵穿得都是皮甲。虽说觉醒斗气的人数不如飞羽佣兵,可这样的伤亡结果确实很难看啊。

“以后要多加强战阵训练,还要多磨练战技了。”洛里斯特做了总结,不想大家难堪便轻轻带过。

……

齐齐哈尔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焦作市第五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妇科医院哪里好
南宁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扬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